君临薇

欢迎,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

快乐锤基-DPSP-EH女孩
/激情磕cp,脾气暴躁,写文靠心情,年更文手/不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毒埃,盾冬,EC,狼队,虫铁/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抱歉谁说他们不好我就怼他/脾气暴躁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

二【灰色都市】伪善者中        

          
夜晚中,那深邃的黑色掩盖了一切,包括星辰,包括皎月。        

“请广大市民注意,近期存在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进行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诱导,现已有多数年近十五、六岁的未成年人遇害。以下我们来说说犯罪嫌疑人的手段....”          

所谓在房间中大面积的黑暗开辟出的一小块光亮却无法照亮男子的面容,男子换了个台,目光几乎冰冷的注视着电视里的人物在手舞足蹈地演绎着不知名的故事。         

环视房间,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没有人看得里面的样子究竟是整齐还是邋遢。      
  

“啪”。男子熟悉的摸到日光灯的开关并打开。男子清秀柔和的长相在光照下暴露无遗,但却身着仿佛中二少年般的奇特衣服。      

他的双眼因突然出现的灯光而微眯了一下

房间里有个吸引人目光的大白板,白板表面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照片以及白纸黑字的个人信息,上面布满着的猩红色的大叉,示意着他们早已死去。         

在所有照片的最中心有一张照片——那是他自己的照片,在周围猩红色的背景下,纯白的照片微微刺眼。照片中的他冷漠得与背景格格不入。他看着那张照片的表情充斥着名为嘲笑的情感。          
       
         “你是在嘲笑我吗?”                   
        
         “我所嘲笑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伪善的世界以及......虚伪地带着假面的自己。”         

          “以假面来伪装自己,并非为了那华丽的舞会,而是为了不再成为那个所谓的‘异类’,但似乎没用。”  

男子起身来到电脑桌前,他打开电脑,修长的手指迅速在键盘上飞舞,动作娴熟而利索的编辑出一条条充满了恶意的短信,“这个号被拉黑,那另一个号再来......”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始终面无表情(甚至有点想笑)。            

           【当群星皆已陨落,那清澈的皎月会不会也坠落了呢?】  

男人打了个哈欠,目光冰冷地看着电脑里的聊天记录,又是一个人吗?       

【生如夏花】?呵,这个世界真是太嘲讽了。

        ——————————分割线————————

在b市的某一处角落,一个普通的少女,普通的到了极点的少女坐在房间里。突然,她关上了电脑,并认真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杂乱而无序,不像个房间倒像个仓库。        

少女拿起钥匙,悄悄的走出房间,走出家门,全程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一丝响声。           

她迟疑片刻,伸出有点苍白手指点了电梯的按钮,还是选择了来到顶楼。              

顶楼的风很大,吹在脸上宛如刀割一般,割痛了她的面庞,使她完全笑不出来。        
  
那种感觉......令人紧张,少女清楚的知道她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她要干件大事,干件足以让人铭记的大事!             

少女还是努力强迫自己笑了出来——是强颜欢笑的那种,其实她早就害怕了。        

自杀者既是勇敢的也是胆小的,至少在跳下去的时候,他们勇敢无比。            

少女站在天台,一步步挪向边缘,她努力的翻过了栅栏,站到了最边上的房檐。她沉寂了良久,毫无预兆的突然张开双手,轻快地往下一跃。      

 她在高空坠落,从天台到地面,整个过程太快了,快的令人惊颤,以至于她的耳边只响着呜呜的风声,其他的什么也听不见。少女惊恐的想要停止,可这不是蹦极,任何人早已无法后悔。       

少女宛如牺牲般壮烈,却又如如秋叶般静美,她浑身碎裂,血管绷裂,一身洁白的雪衣变成绯红的血衣。          

她死了,没有任何人发现。即使他们听到了响声,也又会至若罔闻。       
 
少女没有留言,只是静静的静静的踏入了地域。       

 屏幕前,那个男人像是知道了这一切一样,轻声叹息       

“我果然也想去死吗,可是......我不敢。”男人像是自嘲的笑了,远远看去竟有些与少女重叠,都是那么的......嘲讽与凄凉。        

黑暗散去,光明再次降临,可辰星陨落早已是不变的事实。       

少女的葬礼极为冷清,只有几位说着少女的事的“好”亲戚和少女的父母,他们那些夸奖的话,明明生前都从没说过。  

作者 @No Name
修改 @君临薇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