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薇

欢迎,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

快乐锤基-DPSP-EH女孩
/激情磕cp,脾气暴躁,写文靠心情,年更文手/不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毒埃,盾冬,EC,狼队,虫铁/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抱歉谁说他们不好我就怼他/脾气暴躁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

一.【灰色都市】 伪善者下       

      

    少女的死,又能改变什么吗,世界还是运转着,她的父母还是沉默着。       

   她无法改变世界,她不过是一个少女。             

   她就像那万千星辰中渺小的一个,光芒不敌太阳与月亮,星辰只有聚集起来才能发光,可若是只有一颗,那比什么都不如。

——————————分割线————————              
    君尘翎难得换上了黑色的西装,还别上了黑色的领结。这并不适合他,他适合的是穿着帅气的警服,搜寻线索以及破解那些所谓的悬案。       

  他略微挑眉,毕竟他也见过那个少女,行为乖巧而普通,不爱说话却也落落大方。       

   君尘翎从未想过,这样的一个少女会在某一天悄然离去,无声亦无息。    

   这让他寻找犯人的欲望越加强烈。         

   罪恶是世界上最大的怪物,它悄无声息的融入街景,将他人拖入巷口,随即将其撕碎,连骨头也不会剩。  

   而这个犯人不过是只小小的怪物罢了,迟早会被自诩正义之人所打败。    

   这就是命运,并非正义终将胜利,而是胜利即为正义。  

    少女死亡的消息终是传入了男子的耳中,不知名的报社再一次将此事放入头条,以恐怖的标题来博人眼球,语气恐怖且惊吓。

     男子举起手机,看着图中少女的葬礼,以及看上去就有些虚假的“死亡写真”目光却始终盯着图片的一处——那个眉头紧锁到不像他自己的那个人。

     因为他吗,因为自己,那个人才会眉头紧锁吗,想到这里,他低低地笑了,肩膀被轻拍,他瞳孔缩小,双唇微张,下意识的回头并用力打开了对方的手。

    “哎,小伙子,你咋火气这么大呢,现在是绿灯,可以走了哦”一个看上去十分和蔼的中年男子甩了甩手笑着如此说道。

    “......谢谢”他带上兜帽,把头埋入阴影,不让他人看见其的真实面容,随后匆匆离去。

    黑暗再一次潜入阴影,这一次的猎物,是罪恶本身哦——以语言教唆他人自杀,最为差劲的人类之一,这就是那个人哦~

     他所恐惧的并非制裁而是自己啊,妄想着解脱,却又恐惧着,明明没有什么羁绊了不是吗?

    不必恐惧,不必惊慌,只是害怕着那个人的寻找与目光。        

    雪白的信件落入猩红的血泊,沾染一丝活人的温暖,却又偷偷散去。     

    站在另一座城市的最高端,俯瞰他人的忙碌,他打开手机,对准自己。     

     “我就是那个罪犯,是我教唆他人跳楼!”男子对着夜色轻声说道,像是一个孤独的帝王,宣布着自己的权利,可他不是帝王,他只是一个失败者,诅咒着世界,直到他也被诅咒吞噬。      

     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是他对这个世界最真挚的诅咒。         
    耳边回响着的,是破风声,以及......“熙哲”这个词,是谁喊的呢?他早已无法思考,也早已忘却......    

    背对着世界闭上眼随后一跃而下,不去想忘却了谁,失去了羁绊的他,早已不需要理由。     

     如果有人问他为何要教唆他人自杀的话,那么他将会平静回答:       

    “没什么理由的,我说有趣你信吗?”     

    所以说,后悔?不存在的,绝望?太多了,家人?失去了,那么,他还拥有什么?       

     这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终将是落幕了,那所谓的正义终是赢了,邪恶被正义所撕碎,再一次潜入阴影,等待下一次的战役开始。                                                         ———— Bad Ending



作者 @No Name
修改 @君临薇

评论
热度 ( 15 )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