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薇

欢迎,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

快乐锤基-DPSP-EH女孩
/激情磕cp,脾气暴躁,写文靠心情,年更文手/不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毒埃,盾冬,EC,狼队,虫铁/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抱歉谁说他们不好我就怼他/脾气暴躁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

Knight (骑士文小短篇)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以及孩提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我发誓为教堂冲锋陷阵,并绝对服从于吾主
......绝对”
他单膝下跪念出宣言,一如当年,他发誓效忠,以一个见习骑士的身份

主持人将长剑轻点他的双肩与后颈

“Avencez,Rise Sir Thenea!”主持人高声喊道

他终于成为了,成为了周围人高攀不到的位置

他享受亦或者躲避着周围的视线,那些视线似乎是在怀疑,怀疑着那个少年是否可以胜任此等职位

他不习惯的皱了皱眉,教皇似乎看出了这一点,对着他温柔的笑了笑,随后举起酒杯“为我们的新的圣骑士而庆祝!”

他人举杯狂欢,亦如不夜之夜

——吾等独自一人,不见那狂欢盛宴

他独自入睡,于梦中向人叙述无人倾听的故事

以一个背叛一切的骑士的身份

曙光再次到来,照耀着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与人们,这个城市早已破败,人们几乎死的死,跑的跑

教皇来到了这里,当年的他还是也才刚刚成为那所谓的教皇

以那钢铁手段,迅速的排除了一切,登上了至高的座位,只是......还不够

一个金发的少年,他的年龄......似乎也才十一二岁,他静静的跪在一局妇女尸体的面前,尸体的脖颈上明显的拥有一道血痕,不明显,但足以致命

他很安静,不哭也不闹

“神......抛弃了这里吗,抛弃了我们............而我是那么的无能,连保护你都做不到,

孩子的父亲早就在魔族来犯的第一时间就死了,英勇的像个战士

他不敢出声,只能躲在地下室,抱住自己一动不动,连反抗,连保护,都做不到

无能而可悲

金色的长发明明代表着神的恩赐,可他似乎被魔鬼盯上了呢

声响离去,替代而来的是战士们的喊杀声,以及,魔法师的魔咒声

地下室的门被打开,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

眼睛泛出生理性的泪水,他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身体不住颤抖,曾一度认为自己终将被魔族所撕裂

“哎!?”

想象的伤害并没有来临,取而代之的,是温度,人的温度,像他的父亲一样温暖

“已经没事了哦,教廷会保护你的”

那个人像是看穿了我的恐惧一般,柔声安慰着,他的年龄大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

“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现任教皇
Pontifex Maximus,......你的金发,很纯粹呢”

“嗯......我是Thenea·Alex......”

-[我回来了,母亲,父亲]

Thenea拿着一束精致的玫瑰花,上面系着一条粉色的缎带

身着黑衣的他,就这样默默地站在墓地中央,他面前的是一座合墓,上面烫金的字体显示了墓碑主人的身份

——————[Cyril·Alex&Dolores·Ale]——————

他将玫瑰花轻轻放在合墓上,他笑了笑

雨静静地落下,Thenea打起了伞,遮住雨点,他注视着那个合墓

他单膝下跪也不管裤腿是否会被打湿,抚摸着冰冷的墓碑,试图从那墓碑上汲取一丝属于父母的温暖,可惜,他失败了

“我回来了呢,现在的我已经是圣骑士了呢,只是......那真的是光明吗,我可能做了错事吧,杀了那个......少女”

他轻声诉说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后悔与悲伤,即使这一切无人听到

-[我不会在将就了]


作者: @No Name
修改: @君临薇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