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薇

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lof-No name/我爱他/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虫铁,狼队,盾冬,盾铁,贾妮,双豹,EC,虎狼,超蝠/
【以上皆不拆不逆。】

其他/雷安,安雷/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半次元-君临薇/

欢迎勾搭♡

脑海里不住响起一句话,他想他的警钟开始敲响了,一遍遍的响彻大脑,提醒着他醒来

〔这不过是梦〕

第二次了,他颤颤起身,明明并没有做什么动作,身体却是这般僵硬,呼吸也急促而颤抖

他举起自己的手,看着手背梦中的手,是那么的千疮百孔布满了针孔与青色血管。

他曾听过一句话

【听说……做梦做到自己发生什么,就是另一个世界线的自己发生了什么】

那么…他发生了什么?

一切太过真实,让他几乎相信,那个世界的“他”出了什么事

“现在3:28……还能睡一会”

他随手将手机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为了明天的工作也好,其他也好,他都打算在睡觉

他睁开双眼,本应迎接的明媚阳光化作灰色世界

侵入瞳孔的唯一色彩,灰色,一切像是小孩子的图画一样扭曲,拙劣

他想这个小孩子一定只有灰色这一种颜色的蜡笔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①

即使内心想法再好笑,他也笑不出一丝一分

他下了床,身体难得的轻盈,本应是蓝白的病号服,却变成了灰色和浅灰色条纹

双眸逐渐习惯灰暗压抑的色调,感觉不那么难过

〔我像一个吸了冰毒的吸毒者,出现了重重幻觉,将幻想与现实弄混,像部话剧,以最疯狂最怪诞离奇的手法来描绘不存在的现实〕

他走在走廊中,没有一个活人,如一切的色调一样沉闷

在他的眼中世界本应是是彩色的,凝滞不动的,不论是哪一种色彩,是明亮,是黯淡,都一样,世界本无色,因有了活物,才拥有了颜色

而并非如此,单调的灰色,不断抽搐扭曲的回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去,可他就是想出去,没有理由,没有想法,不要理由,不要想法

回廊抽搐而扭曲,变小,变大,抖动,闪烁,样样出现

他环顾四周,双脚开始移动,从散步般的速度,渐渐变快,变成奔跑他动作狼狈不堪,甚至有几次差点跌倒,可他依旧没停下,或者是…不敢停下

他有个直觉,如果,他不逃出去的话,后果会很惨,例如……他想不出来

还是那句话

幻觉,都是幻觉

他的恐惧正在逐渐加深,就像他的眼睛在逐渐模糊,一切都是怪异的

世界本身出了错,所以我们都出了错

为什么没有人?没有一个活人?他已经往下跑了三层阶梯,却始终没有人的声音,人的身影,他分辨不出白天黑夜又或者是其他

他猛地停下,耳朵早已习惯空无一物的寂静,可却突然出现了一声鸟啼,不响,但在寂静的环境中极端明显

他向着鸟叫声跑去,右转,直走,奔跑再转弯,一个窗前,灰色的窗框,灰色的花盆,灰色的窗台

火焰般的,鲜红的,让人想到生命的红色停在他的眼前,那是一盆玫瑰花

台子旁停着一只小麻雀,棕色的,小小的麻雀,这只小麻雀难得不怕人,看见他过来,不仅不害怕,反而还靠近了一些

就是这瞬间的平静也没有停留太久,那只小麻雀不断靠近,在即将碰到他手指的刹那

天空碎裂,形成了蛛网型的样子,大地也在这时崩溃,大地裂开,像一张大嘴,他吞噬着一切

高楼,矮房,亭台,生命

没有人能逃得过

他是最后一个了,靠着运气,靠着胆小,苟延残喘到如今

没有人能逃得过

…没有人

世界恢复色彩,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熟悉

他突然笑了,嘲笑世界的命运,兴奋自己能和一切团聚

〔在这短暂的美好中失去一切,失去家人,失去住所,失去意义,失去生命,失去欲望,失去灵魂〕

就这样嘲笑着,兴奋着,渐渐下坠

映入瞳孔的鲜艳红色,也终于在那一刻凋零了吗

再见,再不见

注释①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哩扭曲的路。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
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着歪歪扭扭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歪歪扭扭的小屋。

评论
热度 ( 14 )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