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薇

欢迎,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

快乐锤基-DPSP-EH女孩
/激情磕cp,脾气暴躁,写文靠心情,年更文手/不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毒埃,盾冬,EC,狼队,虫铁/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抱歉谁说他们不好我就怼他/脾气暴躁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

[进化]【贱虫】



-人类其实从未停止过进化,只是都被当成病给治了。-


00

“人类进化5000多万年才到达现在这种地步,却在21世纪止步不前。

人类开始相信科技,愿科技改变一切,而不是人类自生演化变为更高等物种。

现世人类自大狂妄,试图控制自己创造出的科技,成为那所谓的“神”,享受至高的权力。

不知后果,只妄结果。

真是愚蠢。”

坐在黑暗中的女人勾着艳色的唇桀骜的说道,

“愚蠢的他们还把我们这种高等进化当做是病。

不可救药。”



01

“不......不要......不!!!”

男孩从床上惊醒,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布满冷汗,那双琥珀般的眸儿溢着泪。

男孩想用手擦干冷汗,双手却被束缚带紧紧的绑着,手
腕被特制的金属扣着。

“啊啊,我差点忘了,我现在可是怪物啊。”

男孩自嘲的低声说道。

他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眼神迷离,白色的连体衣遮不住满身的伤。

空气中是浓厚的血腥气与恶臭,微薄的阳光从一本圣经大小的窗里透进来,照出满室浮动的细小灰尘。

屋子里,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牢房,很简陋,一个破旧的木板床,灰色的都是破洞的薄被单,角落张着蛛网活着苔藓,男孩的牢房也就高3米宽5米。

这里就是所谓的“恶化病急症房”。

明面上是处理那些与“常人”不同的人们,实际是对那些
他们口中的怪胎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实验。

解剖,截肢,虐待,禁食,喂药一系列的实验。

就是想要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得这种“恶化病”。

这家世界有名的医院专门治疗“恶化病人”。高超的技术,精妙的仪器,让这家医院口碑良好。

家长们将自己得了“恶化病”的孩子们源源不断的送往这家医院,希望医生能够治好孩子们的病,医院高层会将送来的孩子们以“需要住院观察”的理由囚禁在医院里,对孩子们进行惨无人道的实验。

有时实验品不够,医院高层会在暗处张贴悬赏,让人绑架或诱惑那些“恶化病人”去医院。

所以什么是“恶化病”?

就是与“常人”不同。

如果一个人有一个脑袋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个耳朵,而你有两个脑袋三个眼睛两个鼻子两个嘴巴四个耳朵的话,你就是“恶化病”了。

或是拥有翅膀,满嘴獠牙,可以变形,拥有怪能,那么都是“恶化病”。

什么?你说复仇者联盟?啊这个,早就解散了,绿巨人这种怪物不被认可,只有Robert Bruce Banner博士因为有值得留下的才能才苟延残喘到现在,其他复仇者全部失踪,音信全无。

神盾局更不用说,灰飞烟灭,只有局长与小部分人失踪,被高额悬赏。

那些“恶化病人”也有了组织,在黑暗下独自徘徊,反抗政府,反抗那些抵制与虐待他们同胞的人。

那些“恶化病人”称自己是“进化种”。

是比人类更高一等的物种。

警卫在地下二层巡逻,这层是囚禁拥有怪能的人们。

警卫队长John·Basford看着男孩的牢房名片百感交集,名片上清楚的写着——

Peter·Paker

男 15岁

被放射性蜘蛛咬过,拥有了蜘蛛能力,包括蜘蛛的速度,力量和敏捷,以及粘性手指与脚趾。

(前)蜘蛛侠。

危险等级:B+

是的,这个牢房里关押着友好邻居蜘蛛侠,他是在一次阻止危险活动时受了重伤被医院抓到。

真是可怜,医院可是一直想要得到这个男孩,John摇摇头,怜悯的看着Peter。

Peter转了转棕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牢房门口的警卫,明明牢房门是不透明的,可Peter却准确的盯着警卫站着的地方。

牢房门是镀膜玻璃做的,反利用一下,就变成了外面的人看得见里面,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

警卫队长冷不防的瞧到Peter盯着他,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感叹道蜘蛛力量真强大,渐渐的走远了。

Peter将眸子转到窗户那,即使这个姿势会使眼球疼痛,但男孩却固执的想要看向阳光。

我明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道理,所以我想尽我所能去保护人们,却不知人心险恶,还有这种邪恶的组织存在。

男孩琥珀般的眸子忽然燃起两簇火焰,灼灼燃烧,越烧越旺,刺眼的让阳光避退三分。

我一定,一定会出去的。

逃离这个地狱,囚禁了折磨了我半年的地狱。

去诫告人们,去揭发他们,去拯救同类。

一定会的。





02

空气中是粘腻的血气,人残破的肢体遍布,白色的脑浆与鲜红的血液混着像是草莓奶油。

红黑色制服的雇佣兵挽了一个剑花,甩尽武士刀上的血,“铿锵——”,极品刀剑入鞘时发出金石碰撞的声音。

雇佣兵把子弹用尽的手枪扔在地上,他弯下身,带着手套的手捡起被一分为二的男人塞在胸前的名片,

John·Basford

“恶化病治疗院”地下二层警卫队队长

Deadpool捏着名片的手用力,纸制名片皱起,话唠的雇佣兵难得没有说话,静默的让人害怕。

【哦是那个恶化病治疗院!】

[这个名字真恐怖咯咯咯]

〈这是他逃出来的那个医院耶〉

【这个逃犯】

[胆小鬼]

“闭嘴!”Deadpool眯着眼睛低吼了一声,“你们几个安静一点不会吗?恩?”

Deadpool烦躁的一把扯下被血浸湿的面罩,像是两个牛油果杂交而成的皮肤暴露出来,深蓝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皱巴巴的名片。

“Fuck!Fuck!Motherfucker!!这都是什么破事!Good Deadpool刚刚解决五个玛格丽特酒吧里的讨厌鬼,却发现这几个家伙是偷偷跑出来happy的恶心院走狗!Shit!”

Deadpool一口气说了很多,却越说越气,一把抽出身后擦干净的武士刀,往John的身上再戳了几刀,还不解气,干脆把尸体砍成了块,尸体像是烤焦了的碎香肠块。

心情好很多的Deadpool吹着口哨,带上面罩,往他经常去的买墨西哥鸡肉卷店慢悠悠的走去。

Wade掀开一半的面罩大口咬着多加芝麻和辣酱的鸡肉卷,他慢悠悠的走在午夜无人的街道上,准备回去睡觉顺便撸一发,哦当然,要抱着彩虹小马。

Wade踹开破旧的门,哼着不成调的曲,大声的对着AI说着话,

“Hey!AI你这个老妓女!你今天怎么没有用你的逼夹着扫把扫地?”

AI摇摇头,哑着声音骂了回去,

“Oh,asshole,因为我知道你没有回来,我想表演给你看我如何扫地的,小杂种。”

Wade骂骂咧咧的趿拉着肮脏的洞洞鞋往他的房间走去,突然听见电视里传来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

“友好邻居蜘蛛侠已经半年没有出现,这让众多蜘蛛粉心如火烧,不由担心蜘蛛侠是否出事......”

他回过头,盯着电视机花白的画面不放,

“据目击者所言,他看见蜘蛛侠是在xx月xx日傍晚xx时,目击者道最后一次看见蜘蛛侠是躺在一个医院的担架,并没有看清,只知道是一个白色的担架。请广大......”

Wade摘了面罩后露出的眼睛像是大海,纯蓝色的眸渐渐变深,像是黑色。

AI不知何时走到Wade身边,哑笑着说

“哦天,是蜘蛛侠,”

Wde难得的没有回答AI的话,他仅仅只是盯着电视屏幕上的蜘蛛侠的身影,

“对了,我好像记得,你认识蜘蛛侠?”

Wade似乎是被蜘蛛侠这个名字惊了一下,他机械的回过头,看了一眼AI,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他才直接转身回了房间。

AI站在原地,红色的眼镜在夕阳下折射出灿烂的光。

Wade放下捏了变形的彩虹小马,被汗浸湿的白色衬衫露出健硕的肌肉,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倒头瘫在床上,柔软的床凹出了一个陷。

他抬起凹凸不平的手臂遮住脸,也遮住眸里的神色。

〔啊啊是蜘蛛侠啊.....那个有着纯净琥珀色的眸子的男孩啊.....〕

【这不是你喜欢的味嘛,搞他呀】

[你什么时候那么胆小了?]

〈表白了吗?上垒了吗?〉

〔你们闭嘴吧.....我...〕

“我果然有点喜欢他啊....”

Wade无意识的脱口而出,低沉的声音像是大提琴一样,音符在空旷的房间碰撞,奏出圆舞曲。

当Wade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难得的缩了缩瞳孔,他狠狠的揉了揉头,“啊——我在说什么呀,像我这种人,可配不上那双眸子啊...就像是吃泡椒牛油果时吃到了鲜花味的奶油一样,呕....”

Wade说着说着被自己恶心到了,做出呕吐的样子,他那双蓝色的眸子深邃,乍一看倒是像黑色,那双蓝眸里翻滚的是风云。

“那个担架....哥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Wade眸里摇摆不定的感情渐渐稳定,他眨了眨眸子,穿上制服,从窗口跳下去了。









-出生于光明的人,永远痴迷黑暗;堕落至黑暗的人,永远渴望光明。-

03

酒吧里绚烂的灯光,劲爆的音乐,以及产生口角而大声喧闹的声音无一不刺激着耳膜,像是粘腻的鱼往耳里钻,让人不适。

可Wade却享受的眯着眼睛,哼着小曲,背后背着的武士刀刀鞘闪着乌黑的光。

他本来就适合这种地方,混乱却有秩序,他就是为此而生,当之无愧的

——混乱之王。

“Hey,Wade!”

Weasel大声的在音乐里对着Wade说道,把一个空玻璃瓶拿出来,倒上Rum和Vodka,

“Hey!好久不见,哦虽然昨天才见过...但是哥还是好想你!”

Weasel翻了一个白眼,将加了奶油的Blow Job重重的放在Wade面前,玻璃瓶与木制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说吧什么事,能让你不顶着一身牛油果干了牛油果的皮肤来找我而是穿着制服,肯定有大事。”

Weasel挑了挑眉,靠在吧台上戏谑的对着Wade说,

Wade把面罩向上拉了一点,一口喝了Blow Job,Rum混着Vodka往喉咙里滑,像是点了一把火,从喉口一直滑到胃里,烫的Wade吸了一口气。

“Oh,Bro,你看新闻了吗?就是那个....”

“关于蜘蛛侠的?”Weasel惊讶的接了话头,“天,你竟然会看新闻!等等,你想问什么?”

不认识或第一次见Weasel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老实人,甚至有点傻傻的那种。

因为Weasel有着一头乱乱的头发,厚厚的眼镜,五官也不出众,混入人群中一眼找不出的那种。

其实不然,Weasel是掌管着最大的地下情报酒吧的头,他开的玛格丽特酒吧什么人都有,罪犯,杀手,甚至进化种。

不管是谁Weasel都会欢迎他们,在酒吧里打架,杀人,他不会阻止,甚至挂了押金板。但如果有人要对着Weasel闹,不好意思,全员攻敌

自从“恶化病”开始后,玛格丽特酒吧开始拒绝好人——警察或厌恶进化种的那种家伙。

渐渐的玛格丽特酒吧从地下情报酒吧,偏向了地下最大的进化种情报酒吧。没有之一。

Wade打了一个哈欠,拍开从身后抵上的刀子,算准差不多是肾的地方,抽出绑在大腿上的SBK-W2镜面刀刃反手就是一刀,听着后面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Wade愉快的勾了勾嘴角。

他装摸作样的咳了几声,身体稍微往前倾,用走手档住自己的嘴,准备悄悄的对Weasel说话,Weasel严肃的凑了过去,就听见Wade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说那小子长的好看不?”

Weasel很生气,Weasel想打人。

Weasel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勉强抑制住了想打人的心情,确切一点的说,是想打Wade的心情。

Wade见玩笑开的差不多了,收起玩笑的心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Weasel...你看到那个白色的担架时...记起什么了吗?emmm哥是说...回忆起什么了吗?”

脑中像是按了快进32倍的画面滚动播放,冰冷的血色海洋,反光的锋利刀剑,沙哑的撕心吼叫,无力的拼死抵抗。

Wade藏在面罩后的蓝眼睛微泛波澜,像是大海翻腾的波浪。

Weasel擦着玻璃杯,厚厚的眼镜片在酒吧绚烂的灯光下反射出七彩的光,遮住眸里明明灭灭的光。

Weasel放下玻璃杯和肮脏的抹布,棕色的眸儿卷着漩涡直直的望着Wade面罩上白色的眼仁,

“.....你知道的。还来问我?”

“.......”

“疯子。”

“哥想好了。你知道的哥想好的东西不会改变。”

Weasel与Wade半遮半掩的对话散发着凝固的杀意与诡异。

Weasel转身在散乱的木柜子里翻找了一阵,抽出一张镀金纸卡。

纸卡有些年代了,被Weasel保存的很好。

纸卡上用华丽的花体英语写着——

恶化病治疗院真诚的邀请您参加〈极乐之宴〉

您会在此受到尊贵的待遇

拥有无上的能力

                                                              真心邀请您的院长

Wade从Weasel手里接过纸卡,Weasel的手抗拒了一下,随后放在身侧紧紧的攒着,用力的让青筋暴起,狰狞的可怕。

Wade借着灯光细细的打量着纸卡,酒吧劲爆的音乐开始令人反胃,粘腻的鱼向喉间滑去,裸身的女郎抱着钢柱卖力的跳着舞,雪白的胸脯紧紧的压在灰色的钢铁上,挤出一片叫好口哨,兴奋的男人们将大把大把的纸币塞进女郎的胸前,女郎挑着眸勾着腿尽数收下。

过了许久,Weasel退后一步跨入阴影,暗哑的声音从漆黑的影子里传出,

“滚吧。”

Wade缄默地利落起身离开酒吧,面罩遮住了他的表情,他走时带起一阵凌厉冰冷的风

——刮得Weasel脸颊生疼。



Wade出了玛格丽特酒吧,靠在路边闪烁的路灯杆下默思,武士刀硌在背上的感觉不好受,像是在背上烙下一个印记,代表罪恶代表欺骗,深入骨髓,烫入灵魂。

Wade稍有些粗暴的扯掉面罩,将头靠在冰冷坚硬的杆子上,纽约的深夜像是凶恶的怪兽张嘴吐息,阴冷潮湿的夜风吹得灵魂颤抖,带着这个不夜城独有的气息,粘稠的让人不适,坠入黑暗地狱,抛弃光明天堂,不夜城的深夜,是给恶人们的时间。

对于Weasel最后的话,Wade难得没有生气,他看着在自己手中明明灭灭的香烟,将在口腔滚了一圈的烟雾吐出,纯白的烟雾缭绕,在漆黑的夜空里极为显眼,尼古丁的味道让Wade上瘾,也能让他冷静下来。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一直知道,他被同行说为疯子,被人们骂做死神,被雇主称作救世主,杀的人太多,他都麻木了,对他这个级别的雇佣兵来说,杀人犯法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已经与他的生活密不可分了。

他突然不屑的自嘲一笑,将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碾了一碾,随着“滋”的一声冒出一股青烟,他望着地平线那头升起的灿金色的线,心中已下定决心。

“哥偶尔也想任性一下嘛。”

Wade摸了摸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出这句话,他是第一次看见那么纯净的眼睛,就像是没有被污染过的泉水,泛着蜜糖般的光。

就是为了,为了拯救那双眸子而已。

Wade觉得自己是喜欢蜘蛛侠的,他在想着去看看那个可爱的小蜘蛛,够不够格。

“哥来看你了哦~小蜘蛛♡让哥看看,你够不够格。

————当哥的炮友。”






评论 ( 13 )
热度 ( 88 )
  1. 快来削我啊君临薇 转载了此文字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