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薇

欢迎,这里君临薇/搭档秋叶坠/

快乐锤基-DPSP-EH女孩
/激情磕cp,脾气暴躁,写文靠心情,年更文手/不
/主混欧美圈/

/锤基,贱虫,蛋哈,虫铁,狼队,盾冬,EC/

过度贱吹,基吹,锤吹
抱歉谁说他们不好我就怼他/脾气暴躁

/微博-软萌的腐妹子/

打斗

Wade匆匆转入身旁的死胡同小巷,抽出塞在裤子口袋里从不离身的面罩戴上,心想着这群家伙怎么那么阴魂不散,不知道这批是谁派来的,被哥发现了肯定扒皮抽骨的时候,身后有凌厉的风声直直的往Wade的脑勺袭去。

Wade赶忙弯腰躲过一拳,想要将藏在后腰处的华尔特PPK/S袖珍手枪拿出来防卫,“Fuck!谁tm搞偷袭?!”

还没当只有7发的小手枪从脏兮兮的腰带离开,那人用力一踢将Wade拿枪的手打掉,手枪顺势掉在了地上,Wade也往前一倾,干脆就地一滚回身好看看是谁。

手枪在地上转了几圈,被一双黑色的不雕花牛津鞋踩住,Wade的视线往上移,白大褂在逆光下看起来像是黑色的邪恶披风,那人戴着墨镜在抽烟,他吐出一口烟雾,带着轻蔑与傲慢的开口:“是我。”

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凝重且紧张的气氛,那人拿着烟的手顿了顿,仔细辨别了一下Wade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似乎是在思考——“Wade·Wilson你tm竟然没有认出我??”那个家伙气的声音几乎都在颤抖,他可是带着怒意与恨意来的,现在这个玩意竟然告诉他他忘了自己??这不是对他最大的侮辱吗???

“等等等等!再给哥一秒钟!哥肯定能想起来你是谁!David·Bowie?不不对哥记得他死了;那么中二的语气....虽然哥知道不可能不过还是想问一下是Loki·Laufeyson吗?oh还会抽烟,戴着墨镜抽烟哈哈哈哈抱歉我实在忍不住这个哈哈哈哈哈!Maybe is...Jack?Tom?......”

“Enough!!”那个人暴躁的喊出声,他几乎无法直视Wade一个人站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在猜测他是谁好吗?!

那个人一把墨镜摘掉,无视那几句“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干什么”“哥是那么纯洁可爱你舍得伤害吗”“你再走一步我就尖叫了”,他几乎是狠狠的用双手拍上Wade戴着面罩的脸颊上,Wade如约尖声短促的叫了一下。

“oh,OH!OHHHH!是你!Aja......好吧我知道你喜欢第二个名字,Francis!你竟然还活着!我简直不敢相信Goetia会放过你!我的老伙计噗额!”

那个人——Francis咬牙切齿的挥拳往Wade的腹部打去,Wade一直紧绷着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以双手交叉抵消掉一部分力量,可身体依旧往后退出几米远,Wade晃了晃脑袋,压制住心中的诧异与要溢出来的防备,大声的对着Francis说着话:“你操他妈的是磕了什么邪教药剂?一夜之间暴涨精力?能让你一夜大战三百回合?是哪个?哥也想搞一个!”

“哼,”Francis将手中空了的外体打入式药剂扔在地上,空空如也的玻璃瓶与沥青路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是我的新研究,会迅速提升人的各体能,激发潜能,虽然不可能变成像美国队长那样,但是对付你——”Francis扯掉白大褂,将带有锋利尖刺的指虎套在手上,“——绰绰有余。”

Francis咆哮一声便冲了过来,牛津鞋踩在肮脏的水塘里溅出的水滴在Francis的裤子上留下污渍。Wade左手在前右手在后的做出防御姿态,手臂上的肌肉紧张的一鼓一鼓,他很紧张,要是说之前没有打过药剂的Francis与他肉体相搏,他可以(勉强)占上风;现在Francis不仅打了那个什么让他自己更牛逼的药剂,还有武器,他可是什么武器都没有带,连制服都没穿!那样受伤的地方会很明显的!该死!即使他是不死的,他也不希望回去以后让小蜘蛛面对一身鲜血与恶臭的自己。所以他得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

Wade很聪明的没有与带着利器指虎的Francis正面对拳——手大概会烂掉,他在francis快攻过来时哧溜一下从他胯下滑过,Wade迅速抬腿踢了一脚小Francis,在大Francis吃痛时,想往巷子口跑去拿袖珍手枪。Francis忽的一下抓住Wade的右腿,用力将他往后拖,然后一拳打上Wade惊讶回头的脸上,锐利的指虎尖将Wade的面罩戳破,在像是阴沟洞里被搅烂的屎一样的脸出现了四个泱泱流血的血洞。

“Fuck!你日了狗的连那里都不怎么疼了吗傻吊!这tm是金刚屌吗哥要把武士刀塞进你的屁眼里!”Wade嘴欠的说道,后空翻躲过Francis有力的侧踢,双手下意识的往后背伸去想要拔刀,不料双手抓了一个空,只得矮身使Francis打空一拳,趁势握拳狠击Francis柔软的腹部,“Fuccckkkk!看来不仅是金刚屌了你还有金刚身我建议你你该改名叫金刚狼了!但是小心我告你抄袭!”Wade甩着吃痛的手,骚话依旧不停,心中的警惕再次拉高一个层次,他用力一拳打上去,虽然Francis往后退了几米远,但是他也没有得到好处——那腹肌硬得像是铁板一样,Wade对那个“神奇壮阳药剂”的威力也了解了几分,虽然使Francis大傻叉的身体强度提高了,但是也没有提高多少,并没有做到像雷神那样的肌肉绝对扎实,那一拳的试探让Wade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一点底,但他依旧出汗出的厉害。

“你tm只会躲了是不是啊怂货!和我正面来啊!”Francis低闷的吼道,他在那次没有拦到Wade反被他措手不及的打得落花流水后被气愤的Goetia骂得不轻,剥夺了他手上的一部分权力与地域交给了他的一个无名部下,那个部下现在天天在他面前骄傲得像是一只发了情的老孔雀走来走去!Francis快被怒意与恨填满了,Goetia本来就深不可测,是一个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超级老狐狸,他好不容易混到现在这个地位,因为Wade而将部分权力转移给那个部下!这次转移部分权力,说不定有一天Goetia就突然把自己的位子给别人了!第一次受到如此挫折的francis自然是恨,以至于这次暗杀是他亲自来,他想要狠狠的打一顿Wade出气,要是能把他带回去,就更好了。

“讨厌~Franc你原来是喜欢正面肛啊~是哥失策了恩~”Wade扭了扭身体,声音做作得差点让Francis吐出来。Wade骤然发力,极速来到Francis正面前,没有多余花招直接利落的一拳往Francis的脸上砸去!Francis的反应不慢,他也迅速出拳回击。小小的巷子里只留呼呼的出拳声,几个呼吸之间,两人交手不下百次!直出拳,躲避,左勾拳,抵挡,右勾拳,出拳,两人无声的数次交击,又默契的突然分开。这次的“拳比赛”Wade吃了亏,Francis手上还有指虎咧,Wade的手早已鲜血淋漓。

Wade秉持打不过就逃的最佳信念,转身就往巷口跑去,没跑几步被Francis扯住左臂,Francis将Wade的手臂往里向上一折,清脆的骨折声回响在小巷子里,Wade抽了一口气后折身90°踩上旁边凹凸不平的墙壁接力几步来到Francis的身后,手臂依旧在Francis如同鹰爪的手上待着,骨折的手臂因此扭曲的像是麻花,Wade却没有在意这个,他借助被Francis抓在手里的重度骨折手臂将Francis箍在怀里,Wade完好的右手抓住骨折的左手,将Francis狠狠的勒住,Francis现在想放掉手也无济于事,只有用双手毫无章法的拍打着Wade肌肉紧致的手臂,Francis的脸逐渐染上胀红与青紫,他的手肘用力的一下一下击打在Wade的腹部,Wade一声一声重重的喘着粗气,Francis痛苦的呻吟并且企图呼吸新鲜空气——他快被勒死了。

Francis将手上的指虎艰难的拿下,Wade注意到他的动作,将手上的力度再次加重,双腿钳制住Francis那想要后踢的双腿,Francis眼前开始出现白光,一片片炸裂的白光让Francis缺氧的大脑更是混沌,他将指虎握在手里举过Wade的手臂,拼尽全力的往后一砸,如愿听见金属物与肉体碰撞的声音以及钳制力道的大大减小,Francis立刻肘击Wade并从Wade的钳制下逃脱,他不敢喘气休息太久——若是等他全部恢复过来,这点时间够Wade杀他个几十回了——他的指虎少了一个,便不再犹豫的扔掉第二个,直接抽出在后腰处的世茂钢博伊刀,松松的挽了一个刀花,就做出攻击姿态。

Wade的自愈因子帮助他很快清醒过来并且恢复了骨折的手臂,他吹了声口哨,不知是为了Francis在打斗中能干脆扔掉武器的胆量,还是为了那把花纹精美漂亮世界上不过六只的刀而吹口哨,他也很快的做出可攻可守的姿态。

Wade握了握拳,他把面罩摘下来了——破破烂烂的面罩更加影响视线,唇线抿紧,向来话多的雇佣兵死侍沉默不语——这让Francis心中没底——他先一步冲上去,Francis反手拿刀往前利落的一划,*Wade陡然弯腰躲过并出腿袭击Francis的双脚,Francis被绊倒了!Wade恶趣味般的直挺挺的弹射出去,用头击中正在空中以后背对着他的Francis的后脑勺,Francis很快反手撑住地面保持平衡,但又摔倒在地,紧紧的抱着头,不住的低声咒骂。

“来根瘦瘦吉姆吧!*”

死侍终于开口说话了,他高跳起来,抬起右手肘,对着双手抱头且侧躺着露出腹部的Francis压去。

“噢!耶!!”

Francis柔软的腹部吃了一记肘击——来自200磅的死侍重量级肘击,他痛苦的大叫一声并吐出一口血,却是反应极速的用左手一把掐住还未碰到地面的Wade的脖子往上挥!再是合拢双腿用力向上往Wade身上一踢!“你伤不到我!”“我可以气气你呀!”Wade的腹部被狠狠踢中,整个人被踢到巷子里的一个破车棚的天花板上,“你气不到我的!”“接受你的挑战!”,Francis踉跄着起身,摆好出拳姿势,“我猜〈权力的游戏〉结局是史塔克家族的小鬼在一次对抗僵尸的战斗中控制了丹尼的龙们!”(Francis大喊道:)“什--什么?!你刚刚是把书的结局剧透给我了?”Francis对着掉下来的Wade重重一拳,Wade被直直的打到巷子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头朝下脚朝上,但依旧喋喋不休:“我不知道——但是过几年就知道是不是了!——还有!咋们打得好精彩,都可以一罐饮料收十美金了。”死侍从墙上滑下来,头在双腿之间,屁股对着Francis,他说道:“好了,现在你站在我想让你站的位置了。”死侍把手里拿着不知道在哪里捡到的红色打底写着滑稽的“神圣烟雾”的烟雾喷漆罐扔了出去!烟雾喷漆罐吐出一股浓郁的骚粉色烟雾,Francis措不及防的被呛了个正着*,视线被烟雾笼罩,Francis停止咳嗽,用他那药剂强化过的耳朵仔细听着Wade的心跳声,即使Wade在烟雾放出去时就动作敏捷的蹿出烟雾刚喷出来的效果范围,但是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依旧会被听见。Francis听见....听见那心跳声就在自己身后!是的,Wade没有逃走小巷,他考虑到Francis可能会追着自己回到家里,那么小蜘蛛和老AI就会被发现,他能保护自己,却不一定能保护好他们——他想在这里将Francis打成重伤或者打晕他让他三四个小时醒不过来——所以他借着烟雾来到Francis后面准备偷袭,却不料Francis竟然能够听见人的心跳声,Wade硬生生的被Francis正面一拳打到掉出两颗牙!将口中的血啐的一声吐出,Wade反应不慢的赶忙拉开距离,Francis将那把博伊刀挽得残影重重,Wade想将刀踢掉,他转身蓄力一个回旋踢——目标是Francis那让自己气的咬牙的刀!可惜Francis被强化过——不然Wade那有力极了的回旋踢绝对会把刀踢飞并且准确的插进Francis的眼睛里也可能插入大脑直接死亡——没有想象中的刀飞在空中的美妙弧度与悦耳破空声,Francis那快得不像是人的速度以及手腕像是骨折一般的转弯将博伊刀精准的插进Wade的右脚踝上方处,Wade吃痛的大叫一声,身体本能的往后退去,Francis并没有松开拿着博伊刀的手,他抵着刀把没带面罩的死侍往墙上推去,及其尖锐的博伊刀因此更加深入Wade的脚踝上方,沾着血的刀尖露出来,Francis发狠了得将刀继续往里用力,Wade大吼着,不断尝试着用手将Francis的手甩开,可如同发疯了般的强化者的手像是被粘在玉质的刀柄上了一样,不管Wade怎么用力,都无济于事,伤口处只剩刀柄在外,刀身上全是黏腻浓厚的血,散发着强烈的血腥味。Wade将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那把被紧紧抓住的博伊刀上,身体腾空,另一条腿狠狠踢向Francis的脑袋,Francis终于松开握住刀柄的手,锋利的博伊刀也因此在Wade的伤口里360度旋转了一回,Francis看见Wade姿势诡异的向他踢来,“没有用的!”Francis笑声尖锐沙哑,他就站在原地不动,Wade的脚尖都没有碰到他的鼻尖,Francis心中疑惑为什么一个经验绝对老道的顶级雇佣兵会踢出一记让人看不清腿却连对方脸都碰不到的一踢,“呵呵,洗衣液,你tm不会是瞎了吧,还是脑子不好使?”雇佣兵沙哑的低低笑着,Francis心中所疑惑的的问题很快被解答,他脸上陡然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贯穿左下巴到右方太阳穴!Francis后知后觉的大叫起来!他的一个眼睛瞎了,他用手捂住伤口,可那鲜红的血从他的手缝中源源不断的流下来,很快的在地面积起一个小水滩,“oh现在真瞎了哈哈哈,看来哥一语道中啊,哥没杀你已经很好了。知足吧,能从哥手下活过的人,两只手都数得过来,可能是一只手?”死侍在絮絮叨叨,磅礴的大雨伴随着Francis撕心裂肺的尖叫一起降临世间,小巷子里弥漫着的浓郁血腥味也被冲刷去一点,大雨将两人身上的血迹晕开,即使浑身湿透,他们没有一个人离开,死侍依旧在神经质的边自言自语边低低哑笑,强化者依旧坐在肮脏的地上捂着伤口持续大叫。

Francis恨啊,好恨。

他被强化过,他绝对可以看清那刀影,可是因为第一次使用这强化剂,在闻到他的死敌的鲜血味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想要杀了死敌,被挣脱后因为没有缓过来大脑的空白以及太过自信轻慢,他被重伤了。

Wade踢腿姿势诡异是为了配合能将刀伤到Francis,在踢腿时没有将踢腿的力道打在Francis脸上,而是将绝对锋利的博伊刀伤到Francis,他料到Francis因为种种原因而忽略他脚上依旧插着的博伊刀,所以用尽全力的一踢,深入皮肤血肉再是骨头。那伤会伴Francis一生的,留下难看的,像是扭曲的毛虫一样的伤疤,看看,老天也在帮自己,现在下雨的话,Francis将会在每一个下雨天或是阴天那伤疤就会作痛,想到能让Francis留下永恒的难看的伤疤并且会一直疼下去,Wade就开心的笑到停不下来,看看啊,你让我吃尽苦头,给我留下全身的伤疤并且很疼,我也给你制造了一道艺术品般的伤疤,虽然小,但是在脸上,这样的失败Goetia是绝对不会再把他留下来的,但是知道那么多秘密的Francis会被放走过下那后半辈子吗?绝对不可能哈哈哈哈!Goetia不会如此愚蠢的。

死侍的笑声越来越大,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尖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出了眼泪——也不知是雨水还是真的眼泪,可以肯定的是他笑的弯下了腰,尖利的笑声伴随着恐怖的大叫与磅礴的雨声,Wade脚上还插着博伊刀却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转了一个圈,话唠的他没有说话,只是一味的笑着。笑累了,突然收敛所有笑意,蹲下身撑着脸看了一眼正在痛苦大吼的Francis,Wade伸出指尖沾了一点沉浸于痛苦中的死亡徘徊者的鲜血并放入口中,他像是品尝到什么美味佳肴一样愉悦的眯起了眼睛,极其愉悦的放声大笑,蹦蹦跳跳的歪歪扭扭的出了小巷。背影在破碎的雨中纷纷杂杂,拼凑出扭曲的灵魂。

Francis依旧在咆哮。永不停歇。

———————————————————————
*来根瘦瘦吉姆吧!:这是瘦瘦吉姆(Slim Jim)牌香肠的广告词,在它每一个广告后都有一句:想来点刺激吗,那就来根瘦瘦吉姆吧!
*--*:这部分参考了〈死侍v4〉15卷中贱贱与黑豹打斗的场景。

———————————————————————
这段是我还在写的贱虫文〈进化〉中的一部分,有脑洞就先提出来写了xx
结果脑洞两句话,写出来那么多(窒息
但是写的好爽的惹!〈进化〉我是不会坑掉的!就是会写的很慢而已!
【tag私心贱虫】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君临薇 | Powered by LOFTER